503运动 > 财经 > 武汉日记:归队,是对战友最大的鼓舞

武汉日记:归队,是对战友最大的鼓舞

[导读]:2月21日上午,华中科技大学协和东西湖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袁海涛穿上防护服,回到了曾战斗过的地方。 我是医生,也是治愈患者,或许能为优化治疗方案提供帮助。回归,是对战友最...

  2月21日上午,华中科技大学协和东西湖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袁海涛穿上防护服,回到了曾战斗过的地方。

  “我是医生,也是治愈患者,或许能为优化治疗方案提供帮助。回归,是对战友最大的鼓舞。”袁海涛说。

  有着近20年从医经历的袁海涛当然知道,接触插管病人对医护人员意味着什么,但他“必须冒这个险”。

  转运距离只有600多米,但患者躁动甚至试图拔管,防护服里的汗水、雾水夹杂着雨水,流到了袁海涛的眼里、嘴里。

  “这次最艰难的转运,大概是我感染的原因。”袁海涛回忆,第二天体温就升至39℃,1月17日住院治疗,10多天后肺部阴影加重。1月28日,医院下达重症知情书,当晚袁海涛被转至武汉市肺科医院ICU病房。

  “好在,有他们在;所以,我要回来。”袁海涛告诉我,再上阵,是对救治他的医护人员最真挚的致敬,也是对战友最大的鼓舞。

  “一段时间没有他的消息,放心不下。”袁海涛特意要来之前转运的那位病人的检查结果,并结合自己的经历优化治疗方案。

  2月7日,袁海涛治愈出院,转回协和东西湖医院进行愈后14天观察。隔离期满当天,没有回家休息,走出隔离病房,袁海涛换上防护服,就走进了重症医学科。他说,“在岗位上更安心。”

  最让他欣慰的,是之前转运、救治的那名重症患者已经脱离呼吸机,日益康复。2月25日是患者的生日,家属做了蛋糕,袁海涛帮助他们视频连线庆祝生日。

  “他不知道我是谁,甚至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好了,他也快好。”看着患者和家属“云庆生”,袁海涛说,疫情结束,他想“狠狠地拥抱家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503运动健身网-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j/2129.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