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运动 > 军事 > 医生大叫三声“活过来了”的程春生—— 清醒后

医生大叫三声“活过来了”的程春生—— 清醒后

[导读]: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去年底,债主催着还债,程春生把经营的小超市盘了出去,想着索性无债一身轻过个好年。 但新冠病毒缠上了他。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他是最有名的病人。同济...

  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去年底,债主催着还债,程春生把经营的小超市盘了出去,想着索性无债一身轻过个好年。

  但新冠病毒缠上了他。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他是“最有名”的病人。同济和上海华山医疗队为他成功撤除 ECMO(体外膜肺氧合)时,医生的三声“活过来了”和他泛着泪光的眼神,成为新冠肺炎医疗救治的标志瞬间。

  他感谢所有的帮助和关心,对出名却并无惊喜。鬼门关走一遭,妻儿希望他在家好好养着“,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不慌着赶路。”

  程春生不爱说线 日,结束隔离回家,有媒体守候在门口。他对着镜头杵了半天,憋出一句“下半生要当两个半生去用”,再继续问,怎么用?他答不上来。

  18 岁的儿子拿着酒精站在门口,接过他的行李,一个箱子一个包,先给程春生消毒,从头喷到脚,接着又给行李消毒。正准备拿进屋,被他阻止了:“箱子和包放门口,明天再说。”

  这个举动让老婆戴军花有点意外。他不算一个细心的男人,连哪一年结婚的都不记得,更别提生活上的细枝末节。“要不然能感染?”戴军花说,关闭离汉通道那天,程春生去超市买了将近两个月的物资,回来手都没洗就吃饭,1月 29 日晚发烧了。

  但现在,他是家里最注意卫生的那个。勤洗手,戴口罩,不碰餐桌上任何东西,如果要碰,他会戴上手套。

  程春生也不让家里人碰他的东西,尤其是手机。4 月 29 日,他想从朋友圈找一张和医生的合影,但不知道怎么找。女儿程玉刚想拿过他的手机,他制止了,让程玉教他而不是代劳。

  “解除隔离后还要再复查一次核酸和血清,如果没问题才算完全安全。”程春生出院那天把医嘱看了一遍又一遍。毕竟ICU(重症监护室)出来的人,他怕自己“余毒未清”,又让家人中招。

  程春生出现高热症状后不久,程玉和戴军花相继腹泻、发烧,先后被确诊感染,属于轻症,母女俩于 2 月 9 日和 2 月 11 日分别由社区送进东西湖方舱和塔子湖方舱,儿子作为密接者送进隔离点观察。

  程春生发烧后,症状一直加重,呼吸不畅,高烧不退,难受到整晚睡不着。他也不敢睡,定了闹钟,隔 1 小时响一次,“怕就这么睡过去了”。

  他入院后,从重症转为危重症,再到脱离 ECMO、脱离有创呼吸机拔除气管插管后转入普通病房,几乎接受了院区所有医疗资源的服务。接管 ICU 病区的华山医疗队,和同济护心、护肾、护理等小分队,前后投入了 20多名医护“守”他。

  2 月 27 日,同济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周宁和华山医疗队一起,成功为程春生撤机。看到程春生慢慢睁开的双眼,周宁兴奋地喊了三声“活过来了”。这个瞬间被发布到网络后,点击几千万,无数网友留言为他加油,“睁大眼睛,不要睡啊,你马上就要赢了”“你睁开的双眼,让我们看到了希望”“这是 2020年最动人的双眼,最动听的声音”。

  第二天,程春生又顺利脱离呼吸机。当晚,护士从他的包里找到手机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程春生拨通程玉的电话:“玉……”听到熟悉的声音,程玉连忙打断他:“爸爸,你别说话,快休息。”

  住在隔离酒店的弟弟得知后,安慰妈妈和姐姐“,不要怕,还有我。”程玉现在回想弟弟当时超乎年龄的镇定,觉得一夜之间,弟弟不再是那个只知道玩游戏的小孩了“,我和妈妈六神无主的时候,弟弟说得最多的三个字就是‘不要怕’。”

  2 月29 日,程玉在长江日报官微看到报道和视频,才完全了解这段时间爸爸在 ICU 经历了什么。不怎么发朋友圈的她这天发了一条动态:你创造了奇迹,你真的太棒了。

  不过程春生自己对 ICU 的一切并不清楚,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住在哪家医院。3月 1日,完全清醒过来的他跟护士说的第一句话是“多谢”,第二句话是“我在哪儿啊?”

  周宁说程春生是他见过最顽强的患者“,他只要清醒时,就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加了程春生的微信。4 月 26 日,周宁发了条关于程春生康复视频的朋友圈,程春生留言“谢谢周教授,你们辛苦了”,周宁回复:“记得每天吹气球,一个月后来找我复查。”

  程春生回家的这十来天,每天雷打不动不到六点就起床了。戴军花有点担心“:以前坐着都能睡着,现在睡眠怎么这么少了。”

  一家四口在家处于隔离状态,各住一间房,戴军花睡客厅,每天早上都是被在阳台做康复运动的程春生吵醒的。一组动作要做半小时,早晚各一组。

  程玉觉得回家后的爸爸和以前不太一样, “他不催婚了”。程玉今年24岁,18岁就到上海去工作,是位摄影师。程春生一直希望她能回武汉,嫁人生子,从她 22 岁起逮到机会就安排她相亲。有时候儿子都看不下去,劝他不要把姐姐逼疯了。

  “等到爸爸复查结果出来,我就得回上海上班了。”这次疫情给这个家带来的惊涛骇浪,让程玉重新审视自己过去的倔强。“也许我会回来,在父母身边尽孝,但也还没定,还没想好以后的路怎么走。”

  他们家在7楼,天气好的时候,程春生很喜欢坐在阳台晒太阳,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有时候,他还会摆弄房间一角的缝纫机,那是他给戴军花的提亲礼。

  4月29 日中午,戴军花在厨房准备午饭,程春生站在厨房外边看着戴军花的背影,突然说:“等我好了 ,给你补上手表和录音机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503运动健身网-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5892.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