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运动 > 娱乐 > 北京交通委立案调查ofo 曾跟戴威创业的创始团队

北京交通委立案调查ofo 曾跟戴威创业的创始团队

[导读]:5月27日上午,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在官网发布通知,公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即共享单车)行业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管理监督情况。 通知显示,ofo小黄车的运营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

  5月27日上午,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在官网发布通知,公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即共享单车)行业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管理监督情况。

  通知显示,ofo小黄车的运营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数据传输中断,已被北京市执法总队约谈并立案调查,并要求其限期整改。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已经23次成为被执行人,ofo创始人团队也几乎全部出走。

  5月27日上午,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在官网发布通知,公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即共享单车)行业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管理监督情况,ofo小黄车的运营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数据传输中断,已被市执法总队约谈并立案调查,并要求其限期整改。

  公告显示,一季度北京市各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相关投诉量合计96件,其中1月份最多,为51件,2月份最低,仅为14件。分区来看,关于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投诉量中朝阳和海淀最高,分别是28件和26件。

  在所有运营企业的第一季度考核结果中,仅美团单车(摩拜单车)运营企业综合评定成绩为A级,滴滴旗下的青桔单车因违规投放车辆被行政罚款2次,同时存在严重的数据造假行为,哈啰单车因违规投放车辆被行政罚款一次,青桔单车及哈啰单车的静态数据接入均低于70%,被评为B级,便利蜂单车和ofo单车也被评为B级。

  北京市交委“点名”批评两家企业在车辆报备上的问题。其一是哈啰单车企业存在严重违投车辆情况。“3月21日-24日,北京市停车管理事务中心联合各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部门开展车辆报备情况专项抽查核查工作。核查结果显示,哈啰单车存在严重违投情况,车辆报备率仅为6.5%。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已就此违规行为展开后续调查。”公告显示。

  其二是青桔单车企业存在严重车辆数据造假。“3月份,北京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微信扫码核查程序在线升级暂停使用期间,监管平台仍接收到青桔单车的‘扫码核查数据’733条,报备率为83%;核查程序恢复使用后,监管平台又收到1300余条未经微信核查程序上报的青桔单车数据,且通过以上途径上报的青桔单车车辆报备率高达99.9%,与当月现场核查数据有较大偏差(现场核查报备率为63.8%)。北京市市交通执法总队已就此违规行为展开后续调查。”

  据中国商报,ofo发布新版本更新后,整个平台充斥着“大额返现”“奖励现金”等字样,用户若想退回押金或余额,需要多次购物后累计返现金额。平台主界面的设计俨然是购物软件的“画风”,页面设置了“京东专区”“9.9特价”“小鹿商城”等多个专区,甚至还有“我要借钱”的网贷入口。

  目前,ofo平台内整合了包括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的优惠券及商品,用户可在各大电商平台内点击复制商品标题或链接,在ofo平台上进行搜索,领取优惠券,再跳转至电商平台购买,随后ofo平台会按照购物金额比例返现,用户确认收货后可于次月25日领取和提现。按照平均返现比例计算,用户需要购物数百元甚至上千元后才可获得押金。

  而若想退出余额,用户首先需要点击“一键授权并兑换”,将余额转移至ofo返钱,而一旦用户确认转移,则视为放弃对余额的索取,ofo不再具有归还义务,且余额一旦转换,即不可撤销。目前ofo平台内已没有明显的退押金入口。

  关于ofo小黄车的押金退还进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新浪微博中仍有大量用户反馈ofo退押金进展缓慢问题,一位昵称为“彤籽”的用户5月26日称,ofo退押金排队系统人数两个月少了3000人。“ofo小黄车”微信公众平台近月来保持活跃,推送内容多为广告,但广告发布后不久便自行删除,仅留下自我宣传推送和一条为湖北加油的推送仍能打开。

  2018年下半年的押金风波后,ofo尝试了诸多“缓兵之计”,例如上线了信息流服务“看看”和短视频广告业务“视听风暴”,甚至在新加坡推出“骑行挖矿”,用户骑车即可挖到ofo的合作币GSE。但目前来看,这一切努力仍是徒劳。仅在去年,ofo曾260余次列被为被执行人,44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根据去年6月一份来自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ofo名下已无可供执行财产。

  而在今年1月10日,原ofo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ofo创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由朱爱莲接任。此外,张巳丁退出监事,由袁雪云接任。

  此次被北京市交委约谈并立案调查的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为ofo小黄车的运营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注册资本为15亿美元,法定代表人现为陈正江,为OFO (HK))Limited全资子公司。

  此外,ofo联合创始人于信近期也已开始独立创业,其开启的新项目是关于低度酒的消费品类,已经拿到数百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由真格基金领投。这也意味着,曾经跟随戴威一同创业的ofo创始人团队几乎已经全部出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503运动健身网-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l/2020/0531/7424.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